军魂永驻!38军在松骨峰筑美军无法逾越的血肉长城


1130日黎明,当范天恩率领335团抵达书堂站时,范天恩担心跟进的师指赶到公路上会遇到突围之敌,决定主力在书堂站东侧一溜山岗展开,以1营抢占松骨峰。1营得到的命令是:“如敌已抢先占领就坚决打下,坚守到天黑;如已为兄弟部队占领,可在东侧疏散隐蔽,黄昏后待令行动;如空山无人,你营立即占领,并作好坚守工事……”

 

1营营长王宿率部队进至松骨峰后,发现松骨峰已经被我114师部队占领。1营正准备按命令转入休息时,发现公路上出现美军尖兵。营长王宿遂命令3连抢占主峰东侧、公路西侧无名高地;1连在3连左侧,2连在3连右侧展开。我们一直说的松骨峰战斗,其实是在这个无名高地打的,而且是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,为保障战役全局,3351营主动实施的阻击战斗。

 

这一战对3连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。

 

这是因为,有太多的不利情况。

 

一是距离太近,这个高地距离公路仅仅只有120米,敌军的冲锋只要十几二十秒就能冲到跟前。

 

二是地形并不利于组织防御,高地不过是个半石半土光秃秃的小山包,坡度又很小,长了一些稀稀拉拉的杂草,就山头有几颗松树。

 

三是过于突出,高地处于公路的转弯处,虽然便于我们发扬火力,但对火力处于劣势的我军来说,这点反而是劣势,因为更容易成为美军各个方向集火打击的目标。

 

四、更为关键的是3353连刚刚占领高地,美2师的先头部队美9团和韩3团就来了。志愿军战士根本没有时间构筑工事,要知道在朝鲜战场,我军总结经验时指出,不能依托野战工事进行防御作战,这类工事挡不住美军的强大火力,依托这类工事的防御会造成我军巨大的伤亡。现在别说野战工事,3353连是根本没工事,只能依托自然地形地貌作战。

 

对他们来说,这个考验太艰巨了。其实,要我说,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,看了这个地形就知道,今天的战斗,全连指战员很可能全部牺牲在这个高地上,可是他们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。



1130630分,先与美9团尖兵抢占松骨峰东侧无名高地的3连官兵赢下了与敌军尖兵的遭遇战,美军尖兵被全歼。随即击毁了在尖兵之后的2辆坦克和1辆汽车,堵塞了道路。松骨峰战斗正式打响!


 


30分钟后,美2师才做出反应,以美9团在东,韩3团在西,对我3连阵地发起第一次冲击。韩3团在西的意思就是,美军自己不愿意爬高地冲锋,所以驱赶韩军上。美2师的第一次攻击,因为组织仓促,仅仅投入了百余人的兵力,3连前沿3排待敌进至阵地前30米,突然开火,轻松击退。

 

其实,这30分钟是非常宝贵的30分钟,是美2师在30日那天最好的机会。335团也是刚刚赶到,人的体能都没恢复,(我们当年如果进行30公里拉练,最后5公里再奔袭,就我个人来说根本做不到瞄准击发,心跳那么快,大口大口在喘粗气,拿枪的手都是软的,怎么去瞄准啊,巴不得先趴在地上躺一会。而我们的志愿军指战员经常要在这种情况下作战,跟先辈的差距太大,羞愧中)这个时候集中兵力猛冲猛打,我们3连未必能挡得住。

 

而美2师在30分钟后才组织起第一次进攻,这充分说明美军的撤退计划很有问题,不用说,责任就是美军侦察连和美2师作战参谋的。侦察连在前一天就前出侦察过,那么他们应该做到的是,搞清楚整个战场的环境,哪些是关键地形、哪些是可行区、哪些是缓行区、哪些是难行区、哪些是障碍。根据他们的侦察,作战参谋应该把战场环境对敌我行动的影响作出评估,以确定敌我行动的方案。美军侦察兵就不用说了,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是乘车侦察;美军的参谋显然也没有做好方案。从战术的角度讲,美2师的失败并不是偶然的。

 

随后,美军使出了他们的绝招——喊来了他们的航空兵,在地空火力掩护下,美2师以坦克引导步兵的战法再次进攻。炸弹、炮弹、燃烧弹铺天盖地的落下,无名高地成为了一座燃烧的火山。这一天里,为了支援美第八集团军撤退,美航空兵出动了足足500多架次。

 

范天恩看着美军战机一次次向无名高地俯冲,高地上火光闪闪,爆炸声此起彼伏,他心里急啊,他知道这个高地并不好守,现在还没工事可依托。于是范天恩果断命令公路东侧的2营以火力支援3连,以吸引美9团。这其实也是在把2营暴露给美军航空兵,哪个重要哪个次要,我们指挥员心里确实很清楚。(不光范天恩急,1营营长王宿也急,他的步话机里听到3连的阵地上全是叽里呱啦的鸟语。)


 


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至上午9时,美2师五次冲击均被击退。3连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时间,开始抢修野战工事。

 

上午10时,前出侦察的5辆美军坦克在我军故意放行的情况下通过葛岘、龙源里,与北上增援的美骑兵1师一部和英27旅一部会合。带队的梅斯中尉当即接到一个上校的命令,让他再杀回去,给自己的部队带路。这个命令遭到了梅斯无情的拒绝。这确实是个滑稽的命令,人家好不容易逃离死神,你再让他回去送死吗?真是个愚蠢的命令,你以为在对一名志愿军军官下令吗?

 

不过,这个情报使美2师师长凯泽作出了误判,他认为,我军纵深很浅、兵力也并不足,应该就是昨天与美9团交手的小股部队。在这个判断基础上,凯泽决心加大攻击力度,一举突破书堂站一线,以迅速南下。


 


10时,美2师从西到东一线展开了土耳其旅、韩3团、美381营、美9团,集中全师炮兵火力(他当时手上有5个营的炮兵,光这就可以抵2个三十八军),喊来更多的飞机,坦克抵近前沿直瞄,再次发动攻击。

 

在这个时候,韩军突然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战斗意志,他们竟然突破了我前沿阵地,冲上了高地。然后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,美军坦克也许从来没见过韩军这么能打,他们瞄准的居然是——韩国人,一通猛轰,韩3团阵型出现混乱。这么严重的误伤事故,韩军没敢抱怨他的美国爹爹。

 

志愿军不会放过这样的良机,1连、2连端起刺刀从左右两侧冲入敌群,经过残酷的白刃较量,敌军再次败退。


 


时间已近中午,3连加上配属的机炮连一部,只剩下一半人了,他们打退了美27次进攻。他们如同无法击碎的磐石一样,牢牢地钉在无名高地上。面对这个血肉组成的钢铁堡垒,武装到牙齿的美2师始终没能取得进展,凯泽已经没办法了。在平常只要一个冲剂就能登顶的高地,美2师使出吃奶的劲都拿不下,我还能再说什么呢。

 

这个时候凯泽也意识到情况不妙了,整整半天耗去了,一步未能前进,而志愿军的包围圈一点点在缩小。他叫来美38团团长普勒尔上校,让他率领自己的团采取坦克搭载步兵的办法,向南冲。其实意思就是,我凯泽承认战败。他认为现在的情况下,突围的办法只有让一部分部队继续攻击,以掩护其余部队向南,而这些部队必须冒着志愿军的枪林弹雨,他们的师长已经无力为他们提供安全保障了。

 

不管凯泽怎么行动,对3353连来说,他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他们召开了人生中最后一次党支部会议,烧毁了所有文件,每一个战士都表示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,他们要跟敌人拼到底。

 

13时,美军飞机如约而至,一连串的燃烧弹再次将阵地变成火海。在火力准备后,400多名敌军再次冲向3连的前沿阵地3排,激战半小时后,已严重伤亡的3排阵地被突破。连长戴如义左腿已被炸断,端起步枪冲进敌群,中弹牺牲。邢玉堂等5名战士全身被烧着,带着呼呼作响的火苗扑向敌人,同敌军抱在一起,至死也没松手。

 

战斗越来越来残酷,,美军为了逃命,一次又一次反复冲击3连阵地。副连长杨文海身负三处重伤,战斗到最后一口气,流出最后一滴血。

 

在美2师第五次进攻时,太阳已近下山。在无名高地下的所有美国人、土耳其人、韩国人都着急了,他们知道天黑后那是志愿军的天下。这次进攻,在18辆坦克、数十门火炮、32架飞机整整轰击40分钟后,一千多名敌军不要命的冲了上来。


 


冲上阵地的敌军越来越多,而我们的战士越来越少。指导员杨少成子弹打光了,拼刺刀,刺刀拼弯了,又捡起一把铁锹与敌人厮打。一个敌人抱住了杨少成,被他用手榴弹砸得脑浆四溅。最后当他被六七个敌人团团围住时,他拉响了手中的手榴弹。张学荣爬着向敌人冲去,他身负重伤,已经站不起来,依然抱着颗手榴弹冲进敌群。严政佐,刺刀拼断后,抱了个敌人滚下山去。高占武,腰部中弹,身上着火,抱住敌人,死不放手。60炮排的战士举着炮弹在敌群中爆炸⋯⋯

 

那些亲眼目睹松骨峰战斗的美国人被这种无畏的气概彻底吓住了。美2师的进攻,再次失败!

 

3连阵地此时只剩下7个人了,他们守住了阵地。

 

33513连,当他们接到命令时,他们知道自己肯定会死,他们依然冲上了这个山头,他们牢牢地钉在这,直到最后!


 


这是战争史上的奇迹,一个连抗击美9团、韩3团、土耳其旅、美38团在师炮兵群近百门大口径火炮和上百架次飞机支援下的轮番攻击,坚守整整一个白天,屹立不倒,击溃强敌。这是只有中国军队才能创造的奇迹。


(未完待续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本文由微信公众号“这才是战争”原创发布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

作者简介:王正兴,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,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战争》于2014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目分两期推荐。他的公众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战争”,欢迎关注。
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